旧版本

WORLDWIDE

STRATEGIC SOLUTIONS

新闻中心
公司新闻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公司新闻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五周年100件典型案例
来源:ballbet贝博在线 作者:BB贝博ballbet网页登录时间:2024-04-13 08:35:43 浏览:6

  1.“克氏针折弯装置”发明专利授权案:郑州泽某技术服务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明专利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2022)最高法知行终316号行政判决书〕

  2.“高压自紧式法兰”发明专利授权案:成都植某机械科技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明专利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2021)最高法知行终440号行政判决书〕

  3.涉“肿瘤靶向治疗”发明专利授权案:江苏靶某生物医药研究所公司、常州南某高新技术研究院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发明专利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2020)最高法知行终35号行政判决书〕

  4.涉“绿脓杆菌”发明专利确权案:戴某良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北京万某生物制药公司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2019)最高法知行终16号行政判决书〕

  5.“妇科中药栓剂”发明专利确权案:贵州双某制药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贵州长某药业公司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2021)最高法知行终593号行政判决书〕

  6.“石墨放电隙装置”发明专利确权案:深圳市海某电子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四川中某科技公司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2021)最高法知行终1071号行政判决书〕

  7.“磁共振成像方法”发明专利确权案:西某(深圳)磁共振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上海联某医疗科技公司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2019)最高法知行终61号行政判决书〕

  8.“替格瑞洛”药品发明专利确权案:阿某(瑞典)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深圳信某药业公司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2019)最高法知行终33号行政判决书〕

  9.“揿针”实用新型专利确权案:杭州元某医疗器械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杭州卓某医疗科技公司实用新型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2022)最高法知行终132号行政判决书〕

  10.“农麦168”小麦植物新品种授权案:江苏神某种业科技公司与农业农村部植物新品种复审委员会植物新品种申请驳回复审行政纠纷〔(2023)最高法知行终95号行政判决书〕

  11.“彝族医药”发明专利权权属系列案:楚雄彝族自治州某医药研究所与杨某雷专利权权属系列纠纷〔(2021)最高法知民终403号等十一案民事判决书〕

  12.“高分子复合波纹膨胀节”发明专利权权属案:滕州市绿某机械制造公司与李某专利权权属纠纷〔(2021)最高法知民终194号民事判决书〕

  13.涉“气化炉”实用新型专利权权属案:航某化学工程公司与聊城市鲁某化工工程设计公司、鲁某化工集团公司专利权权属纠纷〔(2020)最高法知民终1293、1652号民事判决书〕

  14.“高温微波膨化炉”实用新型专利权权属案:郑州新某科技公司与宋某礼专利权权属纠纷〔(2020)最高法知民终1848号民事判决书〕

  15.“指纹识别芯片技术”专利权属系列案:敦某科技(深圳)公司与深圳信某科技公司等专利权、专利申请权权属系列纠纷〔(2020)最高法知民终1548号等六案民事判决书〕

  16.“电动车”专利权属系列案:浙江某控股集团公司等与某科技(上海)公司等专利权、专利申请权权属系列纠纷〔(2022)最高法知民终2436号等二十七案民事判决书〕

  17.“便携可充式喷液瓶”实用新型专利发明人报酬案:曾某福与东莞怡某磁碟公司等职务发明创造发明人、设计人奖励、报酬纠纷〔(2019)最高法知民终230号民事判决书〕

  18.涉“路由器”发明专利侵权案:深圳敦某科技公司与深圳市吉某科技公司等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2019)最高法知民终147号民事判决书〕

  19.“伸缩套管锁紧装置”发明专利侵权案:深圳市富某自行车配件公司与上海永某自行车公司、广州晶某贸易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2021)最高法知民终985号民事判决书〕

  20.“真姬菇菌株”发明专利侵权案:上海丰某生物科技公司与天津绿某农业科技开发公司、天津鸿某农业技术开发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2020)最高法知民终1602号民事判决书〕

  21.“三红蜜柚”植物新品种侵权案:蔡某光与广州市润某商业公司侵害植物新品种权纠纷〔(2019)最高法知民终14号民事判决书〕

  22.“锂电池保护芯片”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侵权案:苏州赛某电子科技公司与深圳裕某科技公司等侵害集成电路布图设计专有权纠纷〔(2019)最高法知民终490号民事判决书〕

  23.“空调专用微处理器控制芯片”开发合同案:深圳市星某光电科技公司与泰某微电子(上海)公司集成电路委托开发合同纠纷〔(2020)最高法知民终394号民事判决书〕

  24.涉“WAPI”通信方法发明专利侵权案:西安某无线网络通信公司与某电脑贸易(上海)公司、西安市某电器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2022)最高法知民终817号民事判决书〕

  25.“桥梁伸缩缝装置”标准必要专利侵权案:徐某、宁波路某科技实业集团公司与河北易某橡胶制品公司、河北冀某路桥建设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2020)最高法知民终1696号民事判决书〕

  26.“左旋奥硝唑”药品发明专利侵权、确权民行交叉案:南京圣某药业公司与湖南华某公司、大连中某药业公司侵害发明专利权纠纷,长沙市华某医药科技公司与国家知识产权局、南京圣某药业公司发明专利权无效行政纠纷〔(2020)最高法知民终1156、1158号民事判决书,(2020)最高法知行终476、475号行政判决书〕

  27.“长碳链二元酸精制工艺”发明专利侵权、确权民行交叉案:上海凯某生物技术公司、凯某(金乡)生物材料公司与山东瀚某生物技术公司等侵害发明专利权纠。